当“匠人村落”遇上驻村设计师

吴中区临湖镇黄墅村“工匠”村民的老经验和设计师的新理念碰撞,“碰”出了匠心独运的传统营造手法,乡土自然的绿化方式,颇有园林之趣的村落、水系规划。工匠与设计师的互撞、互生、互助,成为了苏州特色田园乡村建设中的特殊风景   近日,江苏省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试点省级验收组来黄墅村现场验收。这个刚获得“苏州特色田园精品示范村”的小乡村被清新宜人的“呼吸森林”包围,村内粉墙黛瓦、小桥流水,处处都是江南水乡的美景。黄墅在特色田园乡村实践道路上的探索创新,让验收组一行对当地的乡村建设工作给予了好评   去年10月底,吴中住建局推行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设计师驻村服务制度,安排新锐设计师深度介入特色田园乡村的建设工作,为乡村发展赋能。曾获得“第十一届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”的平家华成为了驻村设计师,当初他第一个走进黄墅的目的,是要施展他改造江南农村风貌的设计理想   自2017年“江苏省特色田园乡村”建设工作启动以来,吴中区建立起20个特色田园乡村区级试点储备库,成功申报4个特色田园乡村省级试点、8个市级试点。黄墅便是首批入围江苏省试点的自然村落之一   黄墅历史文化丰富,有着香山帮工匠的源流,至今村中仍有四十多户从事木匠、泥瓦匠、石匠等行业。2018年,平家华所在设计公司在尊重小村原有历史文化和景观特色的前提下,为黄墅村的功能布局和景观设计做了一个总体规划   乡村有很多风貌不协调的地方,比如说屋顶形制、外墙表现、道路动线,必须一边做一边和村民商量。在城市规划设计中游刃有余的设计师,遇上乡村,最头疼的是“设计”。设计师心中有自己的江南乡村印象,村民却有他们的生活方式。尤其在黄墅村,设计师们“难题”不断,很多村民都有着从事古建工匠的经验,在看不到设计能给乡村生活带来实在的好处之前,大家热情并不高。设计师说服不了“工匠”,而“工匠”也不认可设计师,导致很多理念难以落地   黄墅,村外有着典型的太湖村落景观,可是入户绿化稀少。在平家华的印象里,江南人家要有透漏的花窗,要有一枝繁花伸出围墙的感觉。为此,设计师们决定打造一些庭院小景观,尤其在墙根屋脚。村民们当晚同意了,但第二天却推翻了这个创意。民居墙角的20厘米区域,他们依据古建的理念,提出要求保持空隙,种植花草会带来湿气影响房屋,即便是需要绿化,他们更愿意种蔬果   很多村民是工匠出身,他们对设计师带领下的施工团队,要求十分专业。首先不能影响他们的日常起居,要求施工的时候,做一段铺一段,全村要局部施工,要制定好分步目标。同时“工匠”村民们监理意识强烈,每一个施工环节都有富有经验的工匠盯着。有一段巷道水泥黄沙的搅拌时间没有到标准时长,村民就提出异议,结果80多米的落水管铺设重新挖起来重装   平家华有一阶段十分失落,但是他慢慢领悟到,村落的设计选择要尊重村民们的生活方式。因此做设计规划的两个月内,他每天都到村里,从早到晚看老百姓在做什么,了解他们的日常生活和需求。每周四晚,设计师们和村民们开沟通会,在一步步沟通中促进项目落地实施   黄墅村内房屋规划紧凑,巷道平均宽度约2米,铺设青石板成本太高,柏油路面又失去乡村风格。设计团队最终决定采用定制水泥板加青砖铺设,既节省了成本,又美观实用,效果很不错。村民们在驻村设计师的用心投入下,改造村落的热情慢慢同步起来   实际上,改变是双向的。一些在设计师看来起点高、目光远的设计,放在当下的乡村中就会过于理想化。而对村民来说,设计师也在对接过程中传达给村民一些更先进的居住理念   黄墅村共有72户,其中25户在此次试点建设期间申请了房屋翻建。为了提高房屋翻建质量,保持村庄整体风貌,设计师开夜工编制了6套农房翻建设计方案,包括户型图、立面示意等,供村民选用,并对有需求的翻建农户进行设计指导。由于有了实战经验,这些方案地气很足,帮助翻建的农房既保持粉墙黛瓦的传统江南水乡风貌,又有当代生活理念的导入。看到了设计师的努力,村民们也赞同将传统工匠手艺融入建设中的方案。黄墅采用苏式透、漏、空的手法,用花窗、矮墙等形式将村民院落围墙打开,扩展视觉空间。施工效果出来后,得到了村民们的一致认可   江南水多,黄墅村内原有河道因多年未开挖整治,河道狭窄、且几处是断头浜,水质较差。在做水系规划时,村民们提交了“关于黄墅村河道改造的建议书”。平家华的设计团队梳理河系时结合村民建议,放大范围研究清楚水的流向,对村内及周边水系重新规划整治,开挖环通全村水系,并与外河道沟通,彻底解决断头浜、水系不通问题。水活了,生态也就好了。而在驳岸设计中,设计师们和村民们一起打造了自然驳岸,泥土和水互相交融,不刻意,不勉强,让自然的景象回归天然   从黄墅工匠的身上,设计师们也学到了很多书本上没有的东西。村民们专门建了一个群,用来互通信息,监督基础设施建设,提供建设施工建议。传统的木工、泥瓦工技艺成为了设计师融入乡村设计的好创意,村里随处可见灵活运用匠人手艺的各类砖墙、瓦墙,还有土坯墙、茅草屋,都在无形中增加了乡村文旅的淳朴之美   平家华有点遗憾,此次田园乡村规划设计方案他们花了大力气,但实际上落地的想法只有“百分之三十”。同时,他心里又有点欣喜,他们对村庄风貌未进行大幅度改动,但贴心的设计手法对村庄的风貌和村民的生活,还是有了明显的提升。有时候,不作为才是更大的作为。引导性的东西做好,然后放手让村民们自己去尝试。这种村民意识的提高,尤其难能可贵   黄墅村的儿童之家,是团队专门为孩子们设计的一个场所。这里原本是一处已经塌掉的老房子,只有15平方米。设计师们看到石块砌成的墙面保存得还很好,于是动起了脑筋,把这个地方重新设计修建,成了儿童的小小阅览室、游乐场。如今,年轻人带着孩子回来,除了感受下“乡愁”,还能有“好玩”的地方。而本着把废弃工厂改造成匠人文化物质载体的“匠心工坊”,不单成为了黄墅匠人创作及作品展示的场所,也是年轻一代黄墅人技艺传承体验的学堂,更是村民与游客共同拥有的活动中心   优美的环境,加上传统文化的流转、新兴产业的导入,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回乡创业,还带来了更多新“黄墅人”。像“玖树森林”“呼吸森林咖啡馆”“十亩小院”“里尺源”等本土民宿,都为黄墅村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  工匠和设计师的一路碰撞,让临湖黄墅村打造出“匠心学社”项目,发展出一批精品民宿,打造丰富多元的村落形态和相互交融的田园乡村格局,成为了乡村振兴之路上的“黄墅”现象。(范易 光浩)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