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星棋牌大小计算法植物造型耗费了8000多元

  在一面朝阴的山崖上,一株盘长在悬崖上的古树拽住了我的视线,我为之一亮。树的一端长着一枝细小枝干,平直地伸着,像条尾巴;另一端也长着枝干,是树的正头,树头高昂,尽头又岔成两枝分头,酷似张开的大嘴;树身扭拱粗壮,老态龙钟;周围有四条根紧紧咬住石壁,活脱脱的如四只爪。猛一看,犹如一条卷云腾雾的蛟龙

  崖如斧劈。古树长在半山腰上,离地有几十丈高。我仰首眺望,看到扎在石缝里下面的两条根形如大爪,死死抓住崖壁;身上树皮疙疙瘩瘩,犹如龙甲;枝叶随风摇曳,好似它凛凛抖擞欲降祥瑞于人间…

  1985年孟秋,为了筹办鄢陵县花卉展,丰富展览内容,我和书画家李清叶同志结伴,迢迢来到绵延八百里地的伏牛山,徒步进入神秘的原始森林探寻花木资源

  农历七月十五晚上十点,在当地领导的带领下,我们踏着皎皓的月光,在山坳中只有几户人家的西竹园村住下。翌日,天将拂晓,我们携足干粮,由向导李建宝引路,披着重重浓雾,急匆匆地向深山进发

  黎明前的黑暗着实荒唐,刚刚还能模糊看见树叶,忽然一下子坠入窟窿,眼前一片漆黑

 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。山林鸟开始嘁嘁喳喳地弹枝歌唱;野兔和獐子也开始蹿跳于丛林之间;山鸡在树根旁挠起腐蚀质,歪头瞅着觅虫子;潮湿的地气一夜间敷在树叶上化着露珠,嘀嘀嗒嗒落在地上…

  黑龙潭瀑布高五十多米。陡截而下的清流顿时化作飘洒抛扬的大小珍珠,撞击着岩壁倾泻而下。潭水清澈,深凹叵测。潭的四周石面光滑,潭水从上面溢流着,犹如飘闪的梦幻,荡得人神志悠远……凝视着流水,书画家李清叶似获灵感,他趴下喝了一口,遥望着远天感叹:“甜!甜!还是大自然的乳汁爽啊!”

  向导李建宝是个14岁的英俊少年。他告诉我们,他爷爷讲,这片平地叫“跑马场”,是当年八路军水西支队司令员皮定均同志抗日屯兵的地方

  老李我俩惊然站起,顿刻疲惫消散,对这片只有篮球场大的空地肃然起敬。我们仿佛听到了当年八路军战士操练的呐喊声;那一行行一排排威武将士列队的身影、高唱战歌整装待发的场面也隐隐在我们眼前浮现…

  第二天正午,我们喘息着爬上了老界岭。这里山势陡峭,林木层叠;山、水、树、鸟原始龙钟,空气中弥漫着远古的气息

  老李支起画板开始写生;向导小李靠住一块大石头休息;我则向山岭左侧的一道幽谷走去

  我贪婪尽享着原始老林的独景,欣悦感受着原始森林的美妙。树不但粗大茂密,还更有着许多的古怪与离奇——树连树、树缠树、树套树、树上长树;花不但鲜艳芬芳,且花朵还有单瓣、重瓣、圆的、三角和布袋、躺着和吊着的

  悦耳的天籁之音,清新的天然氧库,绵软的脚下叶毯……我被这大自然的景观所折服

  我沿着幽谷继续摸索着往前探寻。两个小时后,我就发现了本文开头所说的那条“蛟龙”,我如获至宝,欣喜若狂,唱着小曲跳跃着返回去找老李他们

  有了目标,我决定马上行动。我到二郎庙乡政府和鲁山县林业局办理了相关手续,缴纳了相关费用。农历七月二十,十几个小伙子在黄小保的带领下,拿着绳子、锯、板斧和镢镐,浩浩荡荡地随我进了山

  到长古树的山崖下已是第二天中午。大家仰首观望,咂咂嘴显出无奈。黄小保倒不然,他叫上两个小伙儿,带上几根粗绳绕道往后山去了

  一个小时后,我们在下面看到,有四根绳子从崖顶徐徐落下。哦,明白了,黄小保是要悬空作业呀。这时,我们又看到,黄小保和一个小伙腰里被绳子牵着,荡荡悠悠往古树上飘落

  “再上去几个人看牢绳子,把绳全带上。剩下的站开,等着接。”黄小保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

  “中山哥,你看好了,枝从哪里截,我挪到那位儿,你摆下手我就搭锯。啊——”黄小保拿锯在空中挥舞着招呼我

  在我的手势下,黄小保俩人动作敏捷,活儿头儿利落。一枝枝树杈呼啸着从半空落下,砸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,荡起片片飞叶…

  真不愧是山民啊!看他们在空中的样子就令我眩晕,可想他们自己,我暗自佩服

  就在他俩劈石刨根时,突然发生了意外——系黄小保的绳子被上面的石刃割断了。机灵的他感觉不对,随手扔掉了铁镐,顺势抱住了树身。因为树的主根已截断,树的支撑力已经失衡,黄小保猛地一抱,整个树晃动着摇摇欲坠,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…

  下面人吓坏了。上面那个小伙更是不知所措,黄小保倒非常沉着,他果断地伸手拽住同伴,仰面向崖顶呼唤…

  六个多小时后,古树由崖上的几根大绳吊着安稳着地。我兴奋地爱抚着它的龙首龙爪,真是天斧神工

  看着这个纯天然的吉祥物,我禁不住慷慨许诺:“下山后每人十张‘大团结’,‘宝丰大曲’随便喝……”

  黄小保不解地说,它除了是个几百年的棠梨树,别的还有啥主贵呀。我心里笑他们对植物造型不懂,催促他们好好歇会,趁天不黑抬着回程

  也许是我的许诺化成了动力。这个长三米多、高两米多、直径近一米、重约400多公斤(湿树)的庞然大物,由十几个小伙子编成两班,轮换扛抬,日夜兼程

  毕竟太庞重,又加上山道狭窄弯陡,行至半夜,大家都精疲力尽。有几个小伙儿提出要歇会。黄小保兴趣盎然地说:“下到黑龙潭歇脚,潭水让你们喝个饱……”

  就在大家抬着一步一步下到黑龙潭半腰的时候,突然前边的两个人一人脚下踩空摔倒。古树本来就向前倾压,这样一来,前边剩余的一个人就扛不住了

  这下乱了。山腰山下顿时喊声一片,乱作一团,我们后面的人赶紧跟着跑下山去

  奇迹发生了,落下山的几个人从地上爬起来,安然无恙;古树滚到潭水旁,除了后胯上一粗枝折断外,其余完好无损。折断的这一粗枝是为了抬时系绳子专意留上的。夜色中,模糊地见它酷似一条哗然出水,驾云欲飞的蛟龙。形象逼真,栩栩如生

  经过艰难险阻,耗费了8000多元,我终于把这尊千年天然古桩造型请到了我的家乡——花都鄢陵县

  1985年,在中原腹地濮阳,考古专家发掘出由古人创就的龙型图案,使五千年人类文明史一举追溯了五百年,让华夏文明史改写成了五千五百年。此龙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“中华第一龙”。因该树桩造型酷似“中华第一龙”龙案,故而得名

  1990年,我将这一稀世瑰宝推上了北京亚运会,展示给了全国和世界人民。期间,亚运会组委会官员给予了高度评价,并颁发了荣誉证书;也受到了全国和世界观众的好评

  后来,在举国上下齐为奥运增辉的时刻,我特把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这尊庞大的千年天然树桩造型推献于世,让它为祖国争光,为国人添彩,为奥运加油,也给能有幸见到它的人祝福

  【作者简介】葛中山,许昌市鄢陵县人,文学爱好者。曾在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青年报》《中国花卉报》《中国花卉园艺》《河南日报》《河南农民报》《原野》等报刊发表过通讯报道、小说散文和花卉论文。曾任河南省六届人大代表和农村党支部书记十几年,现从事园林绿化工程工作

  为此,钟爱许昌文化的我们,于2016年1月申请成立了志在宣传许昌文化的微信公众平台——“老家许昌”:“老家”随身携带,情感永不落下。截止到2019年8月13日,“老家许昌”微信公众平台已刊发原创文章2000余篇,订阅人数数万人

  注:1、本文原题:《人龙缘》。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,文责作者自负,如有侵权,请通知本公众平台立即删除。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

  2、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,版权归作者所有,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。本文所用图片如有侵权,请通知本公众平台立即删除

  3、本期文首题字:冯广君(男,笔名“墨浓”,1968年12月岀生,许昌市人,中共党员。1987年与他人发起创办“白天美诗社”,曾任社长。1991年与他人发起创办“莲城杂谈社”并任社长。诗歌、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省、市报刊。现供职于某企业从事党务、宣传等工作)。欢迎转发微信公众号“老家许昌”作品,如其他微信公众号或单位或个人需使用“老家许昌”微信公众号相关作品,使用之前请务必联系后台,后台邮箱:

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