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就是园林在咫尺之间再造乾坤的精妙

  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攻读研究生期间主修古典园林,目前,留校供职于当年由张光宇、沈从文等参与创立的清华著名艺术期刊《装饰》

  因为这样的专业背景,她常常会通过微信公众号和人分享关于园林美学的一些独到见解

  引静桥,中国古典园林中最小的拱形桥。长2.4米,宽1米。它就像一枚袖珍戒指,镶嵌在网师园彩霞池的东南角。古人设计小巧的引静桥,套在池塘的角落处,恰好形成了一个视觉差

  除此之外,游人常驻足观看的点是在水面正方形的左上角,引静桥在右下角,其实拉了一个对角线,让你的整个视线拉到最长

  在网师园平面图上,我们清楚看到,这条对角线⊗各自还有一段延伸的水面,这又有什么作用呢

  这种内湾式的迂回水尾,在视觉上形成绵延不尽的效果。山池虽小,却不觉局促,幽远之感油然而生

  而除了空间上的远,园林设计建造时还考虑了时间上的远,比如特别•著名的月到风来亭,它是登高望月的名胜之地,也表述了“秋天”,而就在它不远处的松读画轩 表述了“冬景”的含义,同样在这片水域边的竹外一枝轩,结合著名的诗句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”我们自然就能联想到“春”

  网师园彩霞池的面积,大致只相当于一个篮球场大小。环绕一圈,步移景异,让我们对时间和空间的想象无限放大延展。这就是园林在咫尺之间再造乾坤的精妙

  绣绮亭,坐落在拙政园中部。从亭中向北可观望荷花池,南看便是雅静的枇杷小园,西边与远香堂互为对景。就是这样一座普通的对称结构方亭,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,可以做到美人千面呢

  在贾珊看来,三条坡度、长度、角度不同的路径,像指向三个场合的路标一样,加上不同山石和花木的配合,每个面都呈现出不同的姿态

  它既构成了这个区域的视觉枢纽,又与各个方向的建筑融为一体。而对于绣绮亭,东南大学教授朱光亚,还有另一番出乎意料的解读

  朱光亚教授,多年从事建筑设计与⊗遗产保护工作。他创造性地运用数学领域的拓扑理论来研究中国园林,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论。而这样的研究,居然源于一次美丽的“误会”

  在进行测绘时,朱光亚教授发现绣绮亭在平面图上的轴线和远香堂的轴线并不平行

  无独有偶,在网师园里,这些建筑本可以做到轴线平行,整齐划一。但是,它们却好像受到中心的吸引一样,发生了扭转,最后都面向中心水域。仿佛是在“开会”、“对话”

  随着研究的步步深入,朱光亚发现,园林建筑方位彼此扭转的例子越来越多。难到,这是古人的有意为之吗

  朱光亚把它们面向水面的垂直平分线都画出来,可以看到这些垂直平分线指向中间的某一个区域,这种关系正好用数学中的托扑学来解释

  拓扑学是19世纪西方形成的一门数学分支,是研究几何图形或空间在连续改变形状后,还能保持一些性质不变的学科。它只考虑物体间的位置关系,而不考虑它们的形状和大小,中国园林这种可调整性、可移动性,同时保留原有的一种关系,这正是一种拓扑关系

  朱光亚还发现,在网师园水院里可以找到山,在旱院里面可以找到水,这种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的关系他称之为互含关系。而且无论是皇家园林,还是私家园林都有这种设计存在

  缔造古典园林的东方造园者们,或许并不了解起源于西方数学的拓扑同构,但东方智慧下的文人叙述,与西方科学体系中的理性计算,在园林这个空间内,神交已久

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