园林美学-园林掇山何时用土何时用石?

真山有多种多样的形态,但大体上可以归纳为土山、石山、土石混合山三类,不同的山形代表着不同地域的自然风格。与真山相似,假山也可分为土山、石山和土石混合山三种类型,而不只是专指叠石为山。但是从聚土为山到叠石为山,在我们园林创作史上存在着一个发展过程   园林掇山何时用土何时用石?实无定法。一般来说“小山用土,大山用石”这一原则值得提倡。本来假山是从土山开始,逐步发展到叠石,园林中的假山,是模仿真山来创造风景,而真山值得模仿之处,正是由于它具有林泉丘壑之美,能使人身心愉快。如果全部用石叠成,草木不生,即使堆得嵯岈屈曲,终觉有骨无肉,干枯乏味,难言情趣。况且叠石有一定的局限性,不可能过高过大,因此占地面积愈大,石山愈不相宜,所以“大山用土”的原则,在今天尤其值得重视。小山用石,可以充分发挥堆叠的技巧,使它变化多端,耐人寻味,而且在小面积范围内,也不宜于聚土为山,这对庭园中点缀小景,最为适宜。但“大山用土,小山用石”并非绝对分开,而应灵活运用。我国现有园林中纯土山已很少见,纯石山则常见到,不过有时为了配置植物和需要,也在适当的位置上蓄土,而土山上缀石植树,不光是显现山林野趣的艺术需要,亦兼具防止水土流失的实用功能   堆土叠石,是一种具体处理手法,难以详达。但一些艺术要求,不可不知。清朝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里,论到叠山有段话,大意是说:磊石成山,是在不具备隐居山林的条件时,以片石、池水来满足亲近自然的精神需求。堆山的技艺不能简单等同于作画,画家可将千岩万壑一挥而就,跃然纸上,面对几块顽石却会无计可施;而叠山高手,看似信手几下堆叠,却立现造物的神奇,这当然是经验使然。然而堆石匠人也有高下之分,加之如果随主人的好恶而任意增删内容,其结果是,倘若主人具备艺术修养尚可,否则会是耗费金钱而使山不成山、石不像石。说明堆石须另辟画理,积累经验,还要排除俗物的干扰,方能成精美佳作   在“大山”篇里,李渔还认为:“山之小者易工,大者难好”。开首即说设计大山之困难。但如果“用以土代石之法,既减人工,又省物力,且有天然委曲之妙。”堆大山也就并不难了。李渔提倡“盛土”以筑山,这个主张在《园冶》和《长物志》中均未提到。石多石少并不是问题,土多,则为土山带石;石多则为石山带土。关键在于“土石二物原不是相离”   关于“小山”,李渔说:“小山亦不可无土,但以石作为主,而土附之。土之可胜石者,以石可壁立,而土则易崩,必仗石为藩篱故也。外石内土,此从来不易之法。”看来,古人也明白以工程治理来保持水土的道理   石山技巧要求高,如果处理得当,更富有表现力,它便于描写峭壁、濠涧、岩洞之类,给人以自然界岩石嶙峋的山景。石山的用石要选择得当,以便更好地表现设计意匠。如扬州个园的“秋山”用的是英石,夕阳西照,英石映红枫,倍增秋色,而“冬景”则大胆选用洁白、通体浑圆的宣石(雪石),将假山叠至厅南墙北下,给人产生积雪未化的感觉,成功地表现了“冬意”   在中国园林艺术中,还有一种从掇山衍生出来的叠石,原是出于模仿自然景观,但在不断的创作过程中,逐渐发展为抽象的形式美的经营。在狭小的庭园或较大宅园的厅堂等建筑前后或庭院中,不可能或不适宜叠掇较高大的山时,则用叠石或叠石花台(周边自然叠石,中间蓄土种花)来表达山林环境的趣味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