盆景设计盆景之美美自中国山水——设计师吴俊

人们喜爱盆景,因它具有安宁沉稳的形象,也蕴藏着某种让人心平气和的能量。吴俊伟的盆景小品像是一种植物装置,借鉴了日式花道的审美,但拥有比插花更长久的生命。这个在湖南娄底长大的设计师,甘心沉浸在对自然的感动与赏玩中。今天,我们将邀请吴俊伟分享他设计制作盆景小品的经验   吴俊伟,201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设计专业,2010年开始接触学习植物,插花、枯山水和盆景。2015年,开设植物淘宝店“浮生时光fushengtime”   我们约了吴俊伟在杭州的云栖竹径见面,他常常跟几个朋友,从工作室骑单车到这里,停了车,就开始山间的徒步,一路往上天竺去。他记得这里每一株美丽的自然野物的位置,从参天的千年枫香到匍匐在地表的苔藓,到处是灵感的素材   云栖竹径位于五云山西面山麓,沿坞山深林密,翠竹满坡,山泉淙淙。钱德五年(967年)吴越国王于地建云栖寺,如今古木荫翳蔽日,西湖树龄、体量名列前茅的古树,多半集中在这里   野地里的白瓣虎耳草是吴俊伟常用的盆景素材,此外还有蕨类、菖蒲和苔藓。“这些植物在云溪竹径到处可见,它们生长在大树的底部,对光照的需求较少,耐阴”,俊伟说,“配上吸水透气的紫砂泥盆,就更适合室内的家居条件了。”   吴俊伟对自己的人生很有主见,为了考美院而休学一年,“我从小就喜欢画画,但小时候不知道学美术也可以考大学,到高二学校里才来了第一个美术老师,”吴俊伟说,“如果没有念美院,我大概现在会去修电视机吧”   谁知,考上美院的吴俊伟,在大二时又毅然决定再休学一年,“当时觉得基础弱,很多东西听不懂。休学一年,就可以去图书馆看书,积累知识和常识。”吴俊伟说,“我想了很久,休学可能会后悔四年,不休学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”   然而,就在这一年,吴俊伟在美院的图书馆里发现了小林健二的书。他为这种微观而现代的盆景着了迷,种下了创作盆景这种“植物装置”的念头。毕业后,吴俊伟也曾去上海找公司合作过app,做过手绘也写过文案,最后还是对做盆景这件事念念不忘,最后仍是决定“重操旧业”,他借了同学工作室的地下室,在昏暗的桌前打开射灯,手机开始滚动播放风潮唱片的自然音乐、原住民音乐和黄永灿的纯音乐,开始进入眼前微型造景的世界   无法量产的手艺被年轻的吴俊伟看成自己的“核心竞争力”,“就是因为做不大,我才做这个,对我来说够了就行了,一天做五六个就是极限了,我理想的创业目标就是稳定地活下来,可以持续做这个,能够有一些留下来的作品或者人家觉得这个做的真不错。”如果客人把盆景里的植物养死了,实诚的俊伟还愿意让他寄回来,重新做一个。在他看来,盆景更像是一种植物装置,借鉴了日式花道的审美,但拥有比插花更长久的生命   围绕最初的那个点,反复调整、摆放、构思这个灵感点,在脑海里先将整个大概的布局定好,确定一种形式能最凸显出这个点的气质   检查植物是否健康,适当修剪。这一步也非常重要,如果移植之后再进行修剪,可能会破坏盆景的造型   不需要特别详细,就是依据灵感的触发点,在它的周围布置经营出合适的位置和比例,然后根据草图的高低大小位置,去具体配比其他东西,配齐这些东西之后,进一步完善草图或者改动一些细节   把整体布局,包括土壤等山势构筑好以后,再选择苔藓和沙子的品种,依次种植好植物。过程中喷一些水,可以让植物固定下来   像画画一样,一边做一边调整,根据草图来调整叶子的大小,数量,植物的方向,树枝的倾斜角度。有时候觉得草图能有更好的方向,也可以放弃草图,直接大幅度改动   盆景上案之前,修整干净,清除杂物,静养着,多看少碰,多观察,少动手,多欣赏它带来的美,少去想它要不要浇水

相关推荐: